基洛夫事件的相关信息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960年,为调查基洛夫谋杀案,苏共中央主席团成立了一个专门委员会。这个委员会由什维尔尼克领导。他们询问了数千人,研究了成千上万份材料。这个委员会的 成员中,最积极的是奥莉加·格里戈里耶芙娜·沙图诺夫斯卡雅。她是革命前就参加 工作的老布尔什维克,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ripplearchitecture.com/,鲍里索夫曾经同基洛夫一起在外高加索工作,1937年曾受到处罚,50年代从科雷马重返工作岗位。赫鲁晓夫十分了解她,建议她到苏共中央监察委员会工作。沙图诺夫斯卡雅进行了两年的调查。千百人向她揭开了他们30年来简直不敢回忆 的秘密。她作了一件了不得的工作,积累了64卷文件。由什维尔尼克、沙图诺夫斯卡 雅签名递交中央主席团的报告书确凿无疑地证明:基洛夫是按照斯大林的秘密指示被 杀的。这个委员会作出的结论,正如人们所公认的,成了赫鲁晓夫在二十二大发言的 基础。有证据证明,在阅读过的资料的影响下,赫鲁晓夫甚至在中央主席团提出了重 新评价30年代的诉讼案问题,其中包括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集团、皮亚塔科夫— —索科里尼科夫集团、布哈林、图哈切夫斯基及其他人。但赫鲁晓夫半途而废了,或 因他本人决心不够,或因缺乏老一代战友的支持。根据沙图诺夫斯卡雅的证明,在向中央主席团委员送发基洛夫谋杀案情况及其他 诉讼案的报告书之后,赫鲁晓夫要求将所有收集到的材料存档。对沙图诺夫斯卡雅起 初的反对意见,赫鲁晓夫回答道:“现在他们对我们还不理解。我们15年后再提此事。” 然而他的许愿并未实现——两年之后,他已被他的老战友们赶下了台。还在他被 免除一切职务之前,沙图诺夫斯卡雅就已退休。她过去那些证人纷纷前来找她。他们 说,有人在重新从他们那里取证。沙图诺夫斯卡雅明白,人们在对委员会的结论作重 新评价。果然不出所料——在佩尔谢领导下,在勃列日涅夫时代,一个新的委员会开 始了工作。然而,一切又沉寂下去,一直沉寂了整整20年。无论在哪儿——在传媒上,在历 史文献中,还是在学术界,有关斯莫尔尼宫那场悲剧,连一点声音也听不到。一直到 了戈尔巴乔夫改革之初,这种缄默的抵制才告中断。沙图诺夫斯卡雅得出了什么结论呢?下面就是这篇“侦破小说”的作者与她的谈 话的简要笔录:第一,鲍里索夫沙图诺夫斯卡雅认为,由于基洛夫声望日增,又由于在十七大开会期间, 一些中央委员在奥尔忠尼启泽家开会,曾讨论推翻斯大林的问题,斯大林对此有所了 解,所以他有理由感到担心。关于这次有科肖尔、埃赫、舍博尔达耶夫及其他人参加 的会议,现在还没有直接的证据。沙图诺夫斯卡雅是从叶莲娜·斯莫罗金娜,即已被 的共青团领导人彼得·斯莫罗金的妻子那儿,以及从基洛夫的老同志阿列克谢· 谢瓦斯季扬诺夫那儿了解到这些事的。基洛夫夏天在谢斯特罗列茨克度假时曾对谢瓦 斯季扬诺夫说过:“斯大林现在要置我于死地了。”从那时起,他一家就经常处于恐 惧之中。关于在奥尔忠尼启泽家开的那次会议,一位1911年入党的党员,基洛夫的妻妹C.Л.马尔库斯,也对沙图诺夫斯卡雅说过——仿佛是听基洛夫亲口讲的。第二,斯大林对尼古拉耶夫的审讯。诚然,审讯时的谈话没有进行记录。但她相信,尼古拉耶夫立即向斯大林报告,四个月来,内务人民委员部的人一直怂恿他去杀 人,还硬说这是党和国家的需要。由于承认了这一点,尼古拉耶夫在办公室里就被毒 打一顿。布尔什维克奥帕林证实了这一事实。他把这件事告诉了沙图诺夫斯卡雅,他 援引了参加审判的列宁格勒检察长帕利恰耶夫的话。这位检察长知道,他是陷入了某 种幕后斗争,他现在是该倒大霉了。他终于开枪自杀,但在自杀之前,他把此事告诉 了他的朋友奥帕林。还有一个证人,也是一位老布尔什维克,州委第二书记丘多夫的 朋友德米特里耶夫。丘多夫和检察长帕利恰耶夫一样,也参加了审判。丘多夫在被捕 以前,得以将审判期间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德米特里耶夫。第三,基洛夫的私人警卫鲍里索夫曾事先警告基洛夫处境有危险。他在被送往斯 莫尔尼宫途中,在车上被护送他到斯大林那儿接受询问的内务人民委员部工作人员用 钢钎击中头部死亡。1934年,人们都说车祸是因为汽车出了故障,是由于那一溜平的 墙壁,鲍里索夫就撞死在那墙壁上。沙图诺夫斯卡雅遍寻驾驶那辆汽车的司机库津, 他竟然奇迹般地在劳改营中不曾蒙难。他说,坐在他身边的内务人民委员部人员突然 一把抓住他的方向盘,使汽车向墙壁冲去,但他及时扭转了方向盘,因此只使汽车的 前灯遭到损坏。”这车祸实在太具有戏剧性了。鲍里索夫的脑袋被用石头一顿好打, ”库津说道。库津的口供是自相矛盾的:1934年他讲的是一套,1937年他讲的又是一 套,而到了1961年,他却又有了第三种讲法。在60年代中期,他提出了一个新的口供:“是发生过车祸,发生过,鲍里索夫是在车祸中死亡的。”得了,库津的事全明白了。但是,还有一个马穆申,一个马穆申!马穆申是谁?他就是那个外科医生!他解剖了鲍里索夫的尸体,及时提交了人们要求的那些供词。只是在1962年临死前,才向他的 朋友拉特涅尔透露说:创伤的性质毫无疑问——是头部受到猛烈打击而死的! 第四,尼古拉耶夫曾多次被基洛夫的警卫拘捕。有一次还在身上发现一个皮包, 里面有一支装好子弹的手枪和一张基洛夫散步的路线图。然而内务人民委员部的工作 人员每次都将他释放。1938年,在宣判“托洛茨基右翼集团”分子时,被告雅戈达承 认,是他向扎波罗热茨下命令,将被拘捕者释放的。因为叶努启泽和李可夫下了这样的命令。沙图诺夫斯卡雅认为,这个命令来自一个更高的人物——斯大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