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群江湖最后一个大侠

四川足球队在2008年的中甲联赛中保级成功,这是一支三易其帅的球队,最后的救火队员叫做魏群,一个川内曾经被冠以“大侠”称谓的人。也差不多是中国足球唯一一个被称之为“侠”的人,所以很多人不仅将魏群看成四川足球曾经的一个标志性人物,也将他比作一个逝去的江湖。在人们的印象中,魏群率领新川足保级成功,与他在过去十多年间的那些故事相比,少了太多的英雄色彩,这是一个类似“许文强”或者“小马哥”的人物。

1999年,魏群已经淡出国家队,他只是短暂回归过霍顿帐下,但四川足球这个时候正如日中天,尽管川队现役国脚只剩下黎兵、马明宇和姚夏三人,人们还是习惯地把魏群列入其中而号称“四大国脚”,四川足球还是魏群的江湖,“嫁人要嫁魏大侠”的民谚仍然脍炙人口。

关于魏群,甚至关于足球的负面新闻很少,这是中国足球的火红年代。1999年元月的一天,在成都影响很大的《华西都市报》却用很大的篇幅,做了那个轰动一时的《三枪震魏群》的头版头条。

准确地说,那是一个负面报道,事情发生在四川全兴队即将赶赴海埂春训之前,魏群一夜之间从万人景仰的大侠变成酒廊群殴的街霸。事情其实再简单不过了,许辉那时候还是一个全兴队的一个小队员,1月9日凌晨在川队附近的回归酒廊为女友的闺蜜过生日,酒醉耳酣的时候,冲突发生了。魏群本来并不是这个酒局和后来冲突中的主角,他已经上床睡觉了。

被人围攻的许辉很自然地想起来了向魏群求援。人们都说,全兴队像袍哥,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ripplearchitecture.com/,鲍里索夫魏群就是袍哥大爷,而且这个袍哥大爷还兼有老北京天桥把式的嫡传。许辉是大连人,16岁来到成都,虽然交往了一个四川乒乓球队的女朋友,但当时在成都还只能算是初来乍到。三男四女七个人在回归酒廊寡不敌众的时候,他找到了魏群,而魏群果然只用了十分钟就起床穿衣冲到了回归酒廊。

多年以后魏群在被问到这件事时,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人家小孩在外面挨了打找到我,我是大哥,能不去吗?”后来出任全兴老总的成都资深记者许勇在聊到这件事时调侃道,这就是魏群的性格,爱当出头大哥,其实在全兴队里,所有人都管魏群叫“老魏”,被叫做大哥的反而是早期的守门员教练秦勇,前主教练余东风则是被叫做老哥的。

但那一切,在当时被演绎得很江湖,很警匪片。“当时魏群挥舞着一根长约50多厘米、厚约1—2厘米的带有钉子的木板向一名保安砸去,幸好该保安也是从省摔跤队退役的,身手灵活,木板没有砸在眼睛上,只将左眼下约一寸的地方戳穿一个洞,虽没有伤及眼睛,但已明显破相。”这是当时新闻报道的描述,“喝了酒的全兴球员许辉因一点小事与几个广东客人发生了冲突,此时酒廊保安介入,将双方拉开并打电线巡警正在处理此事之时,魏群率领十几个人冲进了酒廊,在许辉的指认下,这群人在门口当着巡警的面就开始对四名保安动手,结果便是一场混战……直至巡警鸣了三枪,双方才罢手。”

“率领十几个人” ,还挥舞“带钉子的木板”,这一切在媒体曝光后让老魏感到无与伦比的沮丧,接下来的海埂春训,大大咧咧的魏群变成一个最沉默寡言的人,成都《天府早报》记者形容那时的魏群,半个小时才吃完一碗泡面:一分钟泡面,28分钟发呆,再用一分钟倒掉。

再过了许多年,魏群说到此事时已经非常淡然:“那几个保安原来就是技院摔跤队的,我打得过人家?”技院的全称是“四川省运动技术学院”,魏群也属于其中一员,“对四名保安动手”大概是不可能的,而警察朝天鸣枪,很难说震的就是魏群。但显然,假如媒体做出一个“三枪震保安”的标题,只能成为内页社会新闻的一个豆腐干,永远不能像“三枪震魏群”那样占据着头版头条。

“血染玉林”是魏群另一个江湖传奇,那是1993年五一节,一年之后如雷贯耳的魏大侠,那个时候还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

15年前的玉林,远不是今天的繁华闹市,省运动技术学院后面那几条街道是真正的城乡结合部,走过刚刚铺好水泥路面的街道,便可以看见田野。那也是卡拉OK刚刚流行的年代,在这个城乡结合部,有许多大排档似的的卡拉OK,几十个人围坐在一个大厅里,每桌轮流唱一首歌。

但歌厅工作人员可能疏忽,以至可能造成某一桌客人多唱了一首歌,而让下一桌客人不满。也可能某一位客人有些跑调的唱腔,引发其他客人的倒彩。总而言之,一切纷乱都可能发生,包括关于魏群那段著名的“血染玉林”。

魏群其实也不在现场,他只是在外面的街边,与几个朋友正在烫火锅,是那种荤素不论,每串一毛的麻辣烫串串香。边上卡拉OK里传出一阵喧闹,爱凑热闹的魏群上前一看,竟然是他们二队的两个小队员被几个人围殴。

接下来的时候就顺理成章了,否则魏群也成不了后来的“老魏”,但一番混战后准备离去的魏群们,却突然被巷子里冲出的一帮人,堵住了去路,让魏群不寒而栗的那群人手里明晃晃的砍刀。

有一件硬物顶住了魏群了脑袋,那是一把上了膛的枪。魏群必须庆幸他们所遭遇的不是香港警匪片里那些枪手,如果是一把勃朗宁顶在魏群的脑袋上,四川足球一定会少了很多篇章。因为那不过是一把火药枪,魏群听到了脑门后扳机扣动的声音,那一幕就像极了某一部警匪片,周围所有的喧嚣都凝固了,只有机械击发的响声,扳机扣动后他甚至听到了撞针在撞击着。但真的要庆幸那不过是一把火药枪,这种近代火器有时常扣不响的毛病,魏群逃过一劫。

但接下来的砍杀中,手无寸铁的魏群只能且战且退,“我们当时只有玩命地跑。有两个家伙一直追了两三百米。终于甩掉他们之后,我才意识到不对。我的屁股怎么啦,当时后面一点感觉都没有,一摸才知道糟啦,手上全部是血。好在当时附近馆子的伙计比较好,帮我拦了一辆车,如果当时没有车我也肯定死定啦。我打了车之后就直接往领队王茂俊家里走,我当时的想法是爬也要爬到他们家。他们家当时在三楼,我敲开门之后,我就没有力气啦,一下子瘫到地上。”

王茂俊的爱人冯孃将魏群送到了医院,医生像裁缝一样,将魏群的那四分五裂的屁股缝在了一起。江湖上说缝了200多针,魏群自己说他也不知道缝了多少针,没有全身麻醉而尚有意识的魏群趴在手术台上,分明感觉得到缝针在自己身体里穿行,时间好长好长。

那一次魏群是捡回了一条命,但救活了他的医生都不相信这个人还可以重新回到足球场,没有人能担保那个已经开了花的屁股还会不会再盛开一次。魏群后来随川队参加了当年的全运会足球赛,而且英勇异常。正是这届全运会上的第七名,为四川队获得了扩军后的甲A资格,才有了十年甲A那支激情四射的四川全兴。

塔瓦雷斯是四川全兴历史上第二位洋帅,老塔执教下的全兴历史性闯进联赛三甲。很多年后,已经退役的魏群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最适合全兴队的(教练),应该是塔瓦雷斯,他的那一套打法,与全兴队的激情很吻合。”塔瓦雷斯在离开四川之后,先后在深圳和重庆执教,在谈论到他指导过的中国球员时,说到魏群,老塔无不表示,“魏群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老魏与老塔莫非是一对好朋友?答案是否定的,老魏属于大碗喝酒大秤分金的那类江湖儿女,而老塔是一个标准的犹太人,帐算得很精,也节俭得吓人,既不喝酒也不吸烟,在成都执教一年,老塔最喜欢逛的地方是荷花池批发市场,哪里的东西便宜。老魏与老塔之间最为传诵的故事,是1999年8月1日在贵阳体育场的那一场休息室风波。

四川全兴队与广州松日队的比赛进行到89分钟还是0比0,这已经是老塔不大愿意接受的一个结果。上一个赛季,塔瓦雷斯执教松日队,将这匹升班马调教到了第四名的高位,但接下来他就与最后一轮的对手四川全兴队暗结珠胎,为此与松日队结下梁子,松日队要告老塔违约,老塔要告松日毁誉。而在全兴主场与松日队的比赛中,老塔又与昔日弟子、松日主教练高洪波较上了劲,还甩出了一句后来成为名言的话——不是脱下球鞋就可以穿上皮鞋的。

第89分钟,门将高建斌的一次脱手,让全兴队晚节不保。老塔震怒了,他在休息室朝着高建斌高声咆哮着。高佬不太客气地回敬着老塔,老塔更加愤怒,他竟然冲到高建斌跟前,扬手掴了高佬一个耳光。

总要为兄弟伙扎起的老魏自然不能置身事外,老塔与高佬用英语对骂的时候,老魏还只能干瞪眼,但看见塔瓦雷斯居然向高出自己一头的高建斌动起了手,老魏蹭地一下就站了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记老拳将老塔打翻在地。

塔高二人发生口角时,俱乐部官员们都只是在边上劝解着,但老魏那一记老拳让整个休息室的人都傻了眼。愣了一下,俱乐部老总黄建勇赶紧上去死死箍住老魏,可怜建勇那瘦弱的身躯,怎能箍住虎背熊腰的魏群,魏群用力一挣,老总建勇就被推到了墙角。

余东风是球队的领队,从主教练的位子上下来之后,东风到德国进修,1998年川足第一位洋帅米罗西下课之际,余东风被请回来辅佐迟尚斌。前面说过,三枪震魏群在老川队里,秦勇是大哥,魏群是老魏,而余东风是老哥。老哥是在冲突的尾声才进入休息室的,已经一团糟了,他朝着魏群的屁股上就是一脚,“你要咋子?”东风吼了一句。看在老哥的面子,老魏放过了正在瑟瑟发抖的塔瓦雷斯。

这个消息一度被封锁了,当天的随队记者们在赛后报道中,都绕过了休息室风波。不过老塔第二天出现的贵阳机场时,所有人都看见了他的手腕上,缠着厚厚的绷带。

这场风波改变了塔瓦雷斯的很多看法,2001年老塔执教重庆力帆时,向尹明善提出他心目中的领队人选,赫然便是余东风。而逢必称老魏为“线年塔瓦雷斯率越南国家队回到成都,这是他最后一次回成都,在看了四川冠城一场4比0的大胜比赛之后,老塔不屑地说,“这支球队已经不算四川队了,没有魏群!”

魏群现在的职务是四川足球队主教练,他是在翟飚、孙博伟相继去任后作为救火队员接任的,在困难重重中,让缺人少钱的新川足留在了中甲。现在的魏群已经开始淡泊了,即便在新川足保级之后,也没有见到了呼朋唤友大碗喝酒。不过,2004年退役以来,魏群出现在媒体面前,更多是以“老友队”的坝坝球明星的形象,他似乎更喜欢自己的这一形象,曾经戏谑自己要做成都“坝坝球”的形象代表,“多好呀,打完坝坝球一下来,马上就可以抽一支烟。”

发表评论